我曾经依赖你,像海豚依赖海洋

醉生梦死 加载中 1164字 2066 度

会觉得告别是一件残忍却温柔的事情。

从一颗掉在地上的大白兔奶糖,到课桌上总是凭空消失的铅笔头和橡皮擦,到载着你从学校到家门口的小区、又沉默着离开的单车,到投入进股市全盘蒸发的资产,到养的许多小动物,再到一个一个你爱过或者正在爱着的人。好温柔的一把刀,它给你足够的时间去演练痛苦,发觉刀刃正在一寸一寸迫近心脏,它缓慢,有耐性,不容反悔。

我幻想过好多次跟每一个心爱的事物道别的样子,每一个,都跟它们真正消失的方式不同。所以我开始讨厌“永远”这个词,那些陪伴和关爱不会真正地永远,但离别会,它站在永远的那一头,是我们永远抵达不了的开区间。

养到快一岁的小动物死在掌心里的时候,我又感受到了那种空。跟死神拔河,攥紧了拳头,好像拼命抱着不松手就真的可以赢,整夜不睡,5分钟检查一次保温箱,看手术后的它拖着长长的伤口,爬来爬去,吃痛,累得昏过去,过一会儿又惊醒。我觉得自己是个坏人,不够关心它,总是给它带来伤害,因为私心强迫它疼痛着留下来,活下来。

后来我常常梦见它,午睡也看见它从木屑里一坨一坨把棉花搬进小屋里的样子,笨拙的,柔软的,无辜得让人充分信任,它甚至不会咬人。在医院拍ct的时候,它那么反抗,把颊囊里藏着的各类谷物通通吐出来,都没有咬人。想到这个细节我总会哭。

国庆回家的时候看见奶奶的屋里挂了一张很大的她的照片,彩色,穿黑衣服,背景是河水,笑着望向镜头。奶奶说,要是哪天我不在了,你们记得在灵堂里用这张照片哦。

我痛恨这种云淡风轻。它的背后是一次一次的惶恐,诘问,挣扎,试着改变后的徒劳,然后无数次思考后发现真的不会有任何变数,每个人总会独自走进虚无里,于是选择主动去拥抱它。

我们应该更用力地珍惜当下的一切吗,当然,因为柔软可亲的事物还有很多。我们应该更反复地想念过往的一切吗,当然,因为被死亡切断后的记忆不会继续增长,它们停止发育。你忘掉一点,它们与你之间的联结就弱一点,再弱一点,我们打开背包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,掏完一件就空一点,记忆不会再生,它是你断裂的第六根手指,已经过了抢救期限,你目睹它枯萎成一小截,一豆丁,一层皮。

我面临那个每个人都会想到的问题,如果这一切可以回到原点,不会有痛也不会有爱,不有开始和离别,我会愿意吗。如果这个问题的按钮会在三秒之内阅后即焚,我想我会按下愿意的按钮,因为当心碎在一秒钟之内达到峰值时,那种痛我无法忍受。但如果这个问题的期限是半天,我不会按下它。

因为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去恢复理性,你就会明白,谈不上加减法的,一个人因为结局没那么完满而选择放弃掉整个过程,那么死亡就真的胜利了。

不要去美化死亡,说那些消失的事物变成了天上的星星,没有,他们腐烂在小区楼下的花园和人类公墓。直面它,然后抱紧仅有的回忆不要松手。爱不是全然光洁的,它也有晦暗的一面,那些让人吃痛的也是爱,难过的时候我一遍一遍听五月天的歌,听《干杯》《温柔》和《天使》,阿信写得出那么美丽的词,他一定见过天使。

他唱,像孩子依赖着肩膀,像眼泪依赖着脸庞,你就像天使一样,给我依赖,给我力量。像诗人依赖着月亮,像海豚依赖海洋,你是天使,你是天使,你是我最初和最后的天堂。

同样的,小仓鼠建国,我曾经依赖你,像海豚依赖海洋。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哒!

扫码打赏,支付金额随意哦!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世道坎坷,亲爱的,我们别错过